这一次,命运辜负了 沐鸣招商的热情

昨天我们读到,松子因蒙受不白之冤,丢掉了教师工作,更是离家出走。在外的日子,松子先后爱过两个男人,可惜都不是良缘。

无可依靠的松子选择出卖身体做起了土耳其女郎,意料之外做得风生水,每月收入不菲。沐鸣招商与熟客小野寺成为合作伙伴,离开了原来的工作地。

在新地方,松子是否如预期中一样,发展顺利呢?与小野寺混在一起,松子又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呢?

笙在调查松子姑姑死因的过程中,又会遇到些什么人,什么事呢?让我们带着这些问题,开始今天的共读。

虽然至今还未查清松子姑姑的死因,女友明日香却要返回故乡度假。

笙送走明日香,再次来到松子姑姑生前多次徘徊过的荒川河堤,遇到了上次丢失《圣经》的中年男子。

男子听闻笙是松子的侄子,便向其打听松子的下落。得知松子已经去世,男子难掩悲伤,自称是松子生前的学生龙洋一。

在笙的陪同下,龙洋一来到了松子生前居住过的公寓。

看到松子老师生前居然生活如此落魄,龙洋一对自己年轻时的行为深感愧疚,认为是自己亲手毁了松子的一生,并后悔没有早日联系并挽救松子。

龙洋一坦白,身为问题学生的自己当年明明十分爱慕并暗恋松子老师却故意处处刁难,不但偷了旅馆的钱嫁祸于松子,还故意诬陷松子威胁自己,最终害得松子被学校开除并离家出走。

笙听了这些事,相信龙洋一是真心懊悔,便认定他不可能是杀害松子的凶手。

然而作为警察局的备案嫌疑人,龙洋一还是免不了被刑警带回去审问,临走时只留给笙一张名片。

名片上的泽村惠女士是松子之前的狱友,目前却是坐着高级轿车的企画公司的老板。

之前龙洋一也曾前去拜访泽村女士,打听松子的下落,泽村却只告知了一个大致的方位,并不清楚松子具体的住址或者联系方式。

得知姑姑松子坐过牢,笙不禁更加好奇这个毫无焦点的姑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又是犯了何罪才会锒铛入狱。

小野寺做了所谓的经理人之后,松子所赚得钱全部交由他打理。每日松子在外出卖肉体,小野寺却白白拿着钱,吃喝玩乐吸食毒品。

他不断向松子灌输,不管是身体劳累还是精神空虚,都可以用毒品解决。

松子不知不觉在自我迷失的陷阱中越陷越深,除了陪客便是和小野寺在宾馆厮混,曾让沐鸣招商满足和骄傲的工作也逐渐变成了一种折磨与敷衍,似乎活着除了不停出卖自己外就毫无意义。

久未联系的赤木经理打来一通电话,告知松子绫乃被注射冰毒的男友杀死了。

这个意外的噩耗令松子突然清醒,沐鸣招商意识到滥用毒品是一条自我毁灭的不归路。

慎重考虑之后,松子向小野寺提出戒毒,并彻底脱离土耳其浴女郎的工作,与小野寺合作开一家餐馆做长久生意,过正常生活。

松子对于未来生活的幻想极其美好,却不曾料到,小野寺终究是外人,他整日偷偷带着松子赚来的辛苦钱拿去赌博,甚至在外包养了其他女人,而且早就有了抛弃松子卷钱离开的想法。

自己的金钱和情谊被如此糟践,很难不情绪失控,被怒火吞噬的松子失手用菜刀砍死了小野寺。

回首和小野寺在一起的历程,松子一直被拖着下坠,沐鸣招商认识到此人从头至尾都是在利用自己,不觉思念起自杀的彻也,在松子看来,那时候那是一段相互慰藉的日子,虽然穷但相互需要。

想到此处,松子准备去往首都东京,在太宰治当年投河的地方赴死,算是追随彻也的脚步。

等到了地方,松子才发现求死不成,那条河已成了一条淹不死人的沟。

矮胖中年男岛津看到一心求死的松子,好心收留,在自己的理发店内为松子腾出了一块栖身之所。

这位岛津因一场车祸失去了妻儿,现在单身一人,资产不多,却对待松子温柔又实在。

他主动帮松子打理头发,带沐鸣招商去饭店吃饭,却不追问松子身上发生过怎样的故事。

或许是看到了岛津身上的真实而平凡的美好,松子内心重新燃起了对于爱与生的渴望。

沐鸣招商不再执着于结束生命,而是就此留在岛津的小理发店,从简单的打杂开始,慢慢学习剪发,渐渐地,松子与岛津两人日久生情,在外人看来,他们俨然成了一对夫妻。

岛津更是递上了求婚戒指,拿出一份诚意希望与松子共度余生。

然而,命运再一次捉弄了松子。沐鸣招商没有等到和岛津领取结婚证明,就被突然出现的刑警以杀人罪逮捕。杀死小野寺是事实,松子逃不过惩罚。

二十七岁那年,松子因杀人罪入狱,刑期八年。

入狱后,沐鸣招商认真反省自己的过往,下定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并向讲师咨询了接受美发师职业培训的要求。

早日学好美发技术日后出去和岛津结婚,成了支撑松子从最底层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唯一一点生机和希望。

松子在狱中一丝不苟地接受改造,处处循规蹈矩,认真、安分,从未和人起过冲突,入狱一年半后,已由四级升到二级,参加美容学校的申请得到了典狱长许可,正式开始学习美发。

人若是坚定信心走一条路,艰难就不再是阻碍。别人都说想获得学习美发的资格是做梦,可松子做到了。

经过在“茜”理发店为期一年的实习,松子通过了国家级的美发考试,因为表现良好也成功升到了一级,从多人牢房搬到了普通居室,同时得到了假释的机会。

高墙外的春天仿佛在向松子招手。

可现实如寒冬冰凉,于他人来说,松子是被嫌弃的对象。

弟弟纪夫、岛津先生相继拒绝了松子的保人申请,松子最终想到了赤木经理,却又因不明确其详细住址,只得作罢。

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想到墙外无人盼着沐鸣招商出狱,松子再度受到严重打击而发狂,故意违反狱规发泄情绪,做出试图越狱的愚蠢行为。

因为此次事件,松子背上了“逃脱未遂”的罪名,再次被降到四级,也失去了继续在美容室工作的资格,而后只是一天天冷漠地踩着缝纫机度日。

就这样一直熬到刑满出狱,那一年松子已经三十四岁。

松子独自孤零零地走出监狱,凭借多年前的记忆,沐鸣招商乘车来到了当年遇到岛津先生的故地,一路寻到“岛津美发沙龙”。

沐鸣招商想告诉岛津,自己已经取得了美发师执照,松子只想当面说出这句话,哪怕对方反应冷淡。

当松子与岛津近在咫尺时,沐鸣招商却停下了脚步,原来岛津已经另遇幸福,身边有贤妻有可爱的孩子,没有半寸松子可以靠近的位置。

Author: fish8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