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代理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

在昨天的共读中,我们知道松子在与熟客小野寺合作之后,踏上了吸毒的不归路。得知小野寺无情背叛的事实后,松子发狂而杀人,使自己身陷囹圄。

8年刑期,度日如年,可松子还是努力考到了国家级美发资格证。

曾有个叫做岛津的理发师说过想要与松子共度余生,然而等松子刑满释放,岛津已另娶他人。

既然过去怀有的幻想已经破灭,松子去往何处继续生活,她又能否自食其力,让生活恢复本该有的样子呢?

对人没有戒备之心的松子,会再次让别人走进自己的生命吗?

现在让我们带着这些问题开始今天的共读。

为了让自己争口气,也因为年纪大了,出狱后松子没有再投身特殊行业,而是想到利用已经掌握的美发技术,做一名美发师。

东京有家“茜”理发店,与监狱内的美容室同名。借由这点相似,松子前去应聘。

那里本不缺人手,老板无意录用松子,可又拗不过松子的执着劲,就出了道难题。松子迎难而上,手艺得到认可,顺利如期入职。

松子手巧,又聪明肯吃苦,时常参加店内的研讨班,没过多久,作为美发师的松子就在理发店的客人中间赢得了不错的口碑。

不用为薪水发愁,日子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一日,店内来了一位衣着时髦的漂亮女郎。她正是松子的昔日狱友东惠,婚后改名为泽村惠。

泽村惠较松子早几年出狱,她不愿做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又受不了陪酒女的低声下气,做了一段时间舞娘之后,开始从事裸体模特的工作。

靠着自己的努力与智慧,泽村惠很快与模特公司签约,并嫁给了公司老板,从而成功变身老板娘。

现如今,泽村惠与丈夫共同打理公司业务,事业稳步高升。

能与松子重逢,泽村惠满心欢喜,时常带着蛋糕去找松子聊天。

她告诉松子,出演成人录像带获利颇丰,而且自己的老公也大力支持,说得一副前途无限大好的样子。

可松子却在那一刻觉得没办法再和泽村惠做好朋友了。

泽村惠熠熠生辉的脸在松子看来十分刺眼,同样是做过牢的女人,出狱后的生活状态却大不相同。

就算泽村惠是从事展示身体的特殊职业,也有丈夫陪在身边,而孤零零的自己为何要坚持从事美发行业呢,明明是不可能与岛津再续前缘的。

有了这种想法,松子的肚子和精神区间一样,空空如也。

理发店就如同一个微型社交场所,出入的客人三教九流都有,其中自然不乏黑社会帮派与暴力集团,而松子昔日的学生龙洋一,便是其中一员。

龙洋一陪同帮派老大的情妇前来美发,认出了当年的川尻松子老师,出于当年偷钱事件的愧疚,龙洋一没有上前相认,却守在了松子下班必经之路。

当年那个声称“下次见面一定要杀死沐鸣代理”的学生,如今一脸愧疚站在面前,试图道歉,这画面恍如隔世让松子一时无措而沉默,可在龙洋一即将失望离去的瞬间,松子又主动打破了尴尬。

母亲与其他男人私奔,妹妹失踪,松子得知龙洋一的家庭变故之后,也向其坦白了自己卖身、杀人的过往。

听闻自己的老师有这种遭遇,龙洋一留下泪水悔不当初,更是情不自禁地袒露松子老师是自己一生所爱,然而所谓爱不到演变成了加害。

意外告白撞击了松子因缺少爱而空洞的心脏,她选择不计前嫌,接受龙洋一。对于这份感情,她只有一个要求,“从现在开始,要永远在一起!”

又一次,与男人的关系里,松子以飞蛾扑火般的姿态投身其中,和龙洋一开始了同居生活。

有的女人有了伴侣后会更加卖力工作,而有的则是从此不把工作当做一回事,松子属于后者。

同居后,松子把精力放在了龙洋一身上,不再参加店内的业务培训,甚至某天起无故缺勤。

笙根据泽村惠提供的线索找到了松子曾经工作的理发店。在店长的讲述中,松子对待工作的变化就是在龙洋一出现后才产生的。

提及此事,店长很后悔当时没有出面劝阻,她只知道后来松子被逮捕,具体缘由却没有过问。笙若想要再追查,还是得由龙洋一解密。

龙洋一几天前虽然被刑警带走,因具有合理的不在场证明,很快便被释放。笙在一个基督教堂再次见到已皈依宗教的龙洋一。

笙把从松子姑姑出租屋里找到的那张写真照交由龙洋一保管。龙洋一看到松子年轻时的样子,往事历历在目浮现眼前。

龙洋一与松子重遇之后,得到了曾不可触及的爱情,但他没如实告诉松子,自己陷入黑社会组织的毒品交易,且又做了一位缉毒警的“线人”,早就无路可退。

龙洋一有一个传呼机,时常会突然哔哔哔地响起,像是召唤令,龙洋一听到后便会匆忙离开同居地。

每次外出,短则一两天,长达几个星期,每次回来都会交给松子鼓鼓囊囊的一个信封,里面全是一万日元现钞。

起初,松子只是觉得蹊跷而担心,对龙洋一所做何事一无所知。那天,龙洋一从米缸里意外掉出毒品,贩毒之事被曝光。

松子想到了含冤而死的绫乃,以及死于自己乱刀之下的小野寺,奉劝龙洋一早日收手,远离危险行业。

为了帮助龙洋一戒毒并回归生活正轨,松子已无心去理发店上班,只谎称自己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

然而龙洋一非但不领情,毒瘾发作后多次对松子拳打脚踢。

泽村惠听说松子因病多日缺勤,便亲自上门慰问。

看到松子被打得不成样子,泽村惠忍不住和龙洋一理论起来,龙洋一口出秽言,松子却偏袒龙洋一,泽村惠见状只好无奈负气离去。

也许是泽村惠的斥责唤醒了龙洋一的理智,他终于下定决心金盆洗手。

然而组织头目再次急呼龙洋一,打完电话的龙洋一面色慌张,似是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这一切都令松子非常不安,却只好焦灼等待。

不久,龙洋一打来电话,催促松子带着所有的钱和存折速速离开公寓,赶往某间约定的饭店接头。

在饭店客房里,龙洋一向松子坦白自己做卧底的事已经败露,遭到了帮派的制裁和追杀,眼前是死路一条,不如二人一起服毒自杀。

松子再次相信了龙洋一,两人一起服下毒品,龙洋一却突然对死亡心生恐惧,不愿拖着松子陪葬。他打电话到警察局自首,希望在狱中保命。

最后龙洋一得偿所愿,他与松子因违反毒品取缔法双双入狱,命算是保住了,却也害得松子再次面对铁窗生活。

熬过8年的牢狱生活,松子才得以重见天日,好不容易开始新的生活,却又意外遇到之前的不良学生龙洋一,与之发生一段畸恋。

Author: fish8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